晦朔牛逼

八百年后说不定我也很叼呢

[画我同人]镇魂歌8

蜡炬8


四群半点没给这个自称他“弟弟”的人捧场,一双眼直勾勾盯着原圆圆抿了抿嘴似乎想说什么,又强给他咽下了,半天才慢吞吞扭头回去,一点儿都见不着慌忙的样子。



“她不是我叫来的。”



他先是辩驳了一句,然后像是刻意要替原圆圆解释情况一样,把事都掰碎了理齐来说。



“红沙井牺牲了一七都没能填满已经让西北的妖怪们格外不满了,李忘珠连当年家族繁盛时都不敢违背条令打开血玉妖军的墓,现在的李家更承受不了那后果。”



男子似乎被这句话激怒了,声音倏然拔高:“我有选择么?我还有选择么!”



“整个妖界都等着看李家的笑话,那群蠢货甘愿在那个协约下苟且着,因为取到一星半点的利益沾沾自喜,可谁还记得当初的荣耀?!”



“当年旌旗下的那个让人类闻风丧胆的妖族啊……现在居然只是小孩子画本上的睡前故事了。”



“……我都是为了妖族好啊!”



原圆圆听得快笑出声了,好一个中二青年的伟大理想,绕了一圈的重点还是只有第一句话。这世道上有能力保全自身的从来都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就很她一样,不被逼着点哪儿来的这么大觉悟。



四群看起来也不想跟他多说,抬手虚抓,他身侧的茧上就有丝抽,从拧成的束状散开到难以看到的网。



如果把四群扔到大自然里绝对是有非常高隐藏性猎手了,但这种陷阱技能发在这,敌人面前,明显不怎么适用。



原圆圆有点慌,四群这狂战突然开始远程了怎么看怎么不正常,况且他今天整个人都不太对劲的样子……



原圆圆伏起身屏息开了个小幻术隐匿身影,为了避免碰到四群的那些线,她果断抛弃了地煞自在决,贴着岩壁一跃而下。



这种感觉很奇妙。原圆圆记得她看过某期动物世界里说过,因为下坠物和岩壁间的空气流动问题,所以一个物体紧贴类垂直的高崖下落后都会呈现抛弧线的走向,简单来说就是贴着边跳楼也肯定不能贴着边摔到正下方。但原圆圆现在可以。



她不是啥理科学霸,没法解释为啥她没有鹰的羽毛还能做到这点,但她现在也没脑子思考这个,信仰之跃的举动全出自她一时间莫名的自信爆棚,某种像是压抑过很久的快意像是从她每块皮肤间渗出。



不同于西北百鬼夜行下落时,她此刻从容不迫,冽风刮过衣角都要放缓让行。原圆圆摸出匕比划了一下,双腿一蹬身后岩壁就炮弹样照准网间空隙要先发制人。



“锵——”



刀刃撞到硬物颤动的声儿酸牙,原圆圆瞳孔一锁,近乎本能的抽身一个反转,手中匕甩了半个刀花改为反握,借着身体惯性捅进挡过来的黑影中。



“别来无恙啊,一七。”





——

我被你们别具一格的催更刺痛了不存在的良心


我要开始学ps。然而木有板子只好用钢笔凑合

p1是学ps钢笔工具的练习
p2是我瞎唧唧上的恶心巴拉的颜色,顺便还改了改
p3是模考前画板上的摸鱼初稿

……越改越糟

这周学锁边填色好了(。)虽然这拯救不了我搓了吧唧的色感
这辈子都不可能上好色的,死都不会以后进油画系的。

因为感觉牙好大就删掉改一下(……)

扎克:我是靠!谱!的成!年!男子!!!(强调)

是描改!改的地方不多毕竟我手残_(:_」∠)_入坑的第一周就积极起来了
最后,靠谱我男神

[画我同人]镇魂歌7

蜡炬7


原圆圆其实没打算去虫窖,这种不吉利的地方尤其是还牵扯上了李家,别说看热闹了,她恨不得永远绕道走。



然而就像她期待的那样,几秋老贼放过她后似乎打算给她点退休员工福利,辛苦等了大半周的《妖记》新刊上,几个风雨欲来四方皆动的切镜里居然真的切到了点有用的东西。



【城北好像好像来了厉害的妖怪。】



【听说他脾气……】



【嘘!你是没看见啊,漫天的白丝一下就给几个往外跑的妖怪拖回去了!】



【那……最近还是不要去那边了。】



提到白丝,被折磨的有滋有味的原圆圆自然首先想到的就是四群的头发。几秋这个暗示可以说是十分明显了。



显然是个挖好的坑,她却非跳不可。



“城北的话……”原圆圆几个起跃在工厂的烟囱上站定,她拽了拽连帽衫的帽子,将视线挪到一片厂房。



c城的城北早期是片郊区,房地产公司试图开发过几次,最后都因为种种灵异事件最后不了了之——这里是妖怪最多的地方,是城中那些存活都艰难的小妖怪的地盘。曾经原圆圆在这里呆过一阵。



附近只有这里妖气稀薄的可怜。



厂房有个三层楼高,大门锁着,铁皮顶跟墙面之间撑出半米的高度用来透气。这高度对于大多数妖怪来说不是难事。



原圆圆轻飘飘落地,一双红色妖瞳睁开就清楚的看到了厂房内部爬满的符咒。



不像妖怪也不像是道士。



这些咒扭拧着从墙根盘起,枝叉一样向上展开,互相叠压交织着造出股压抑的氛围,就像有是散出股腐烂的臭味,让原圆圆无端升起几分烦躁。



她压了压不舒服劲儿抽抽鼻头,什么味儿也没有。



错觉?



原圆圆挑挑眉,双手揣兜摁住匕首柄部踢开厂房中间地面上被掀了一半的入口,俯身踏入石梯。



这些台阶参差不齐做工奇差,时不时有几节下塌,大大小小裂痕横跨其间,露出顽强生长的苔类。



向内是有风的,原圆圆很快就见着丝微弱的光亮。再前行,视野豁然一敞,入目是宛如神话中描写的某些怪物洞穴一般的奇景——巨大的石笋从见不着底的下方拔起,泛着流浆一样颜色的虫附着在笋的表面——它们就是地下的光源。



原圆圆扫了一下所处的平台,沿着平台溜了一圈后扒着崖边伸头往下瞅了两秒,手一软摁下去了几块硬土块。



没、有、回、音!



她脸倏的一白坐地上往回连蹬好几步,半天被大脑屏蔽了的知觉才回来几分,于是她抓了抓手,将那撮粘了吧唧还的玩意绕到手指上,俩手抻直了放到眼前。



是丝。这丝像是感应到了她的触碰一样缓缓抽紧,在她手指上勒出红印。原圆圆下意识放出妖气抵抗,可这丝在碰到她妖气时就松软下来了,改为有规律的颤动。



跟葫芦娃里的蜘蛛精似的。



原圆圆紧张的望着丝的尽头,提起了精神准备蜘蛛精一来就先捅死他……



然而……



啥也没发生。



……除了那撮丝弹的越来越拐弯抹角,越来越像忐忑之外。



她琢磨半天,突然顿悟了。哦嚯!这是要让她过去的意思啊!



原圆圆在心口装模作样划了个十字,估计了一下对面石笋的距离,就跟当初在西北作为一个土包子的自由落体运动自我保护时一样,地煞诀嘴里念叨的都不带喘气的。



她就这么遁着空气,觉得妖气少于一半了就找个矮点的石笋,爬在顶上歇会儿,然后再遁……



周围的白丝开始增多,从小撮汇成大缕,然后注入到同一个方向,远远望去就像个刚从树上摘下来那种带着刺的栗子一样,还是加长刺款的。



原圆圆放慢了速度开始保存体力和妖力,她突然想起来不知道搁哪看见的一句话。“人是高傲自大的动物,他们总不屑于仰头去看什么。”



于是她理所当然的蹲了个较近的高点往下,跟现在白栗子中间的妖怪对上眼。



呵。听说的话果然是不可信的。



她这会儿才发现毛栗子其实就裹了一半,像茧一样束缚住一个白发帅哥。



只见这小哥长发散在脑后,半长的刘海往旁边倾着正好露出双泛着冷光的眼,眉角上挑嘴角下耷,满脸日漫两人组里的“不高兴”配置。



确认过眼神,是我那些年追过的类型。



可能是原圆圆目光太过炙热,小帅哥抬着脸跟她对视了一会儿,默默的,脸开始变红。



帅哥他也吃我这样的!!!!原圆圆打出生就没谈过恋爱的老处女心底这么尖叫了一声。



“呵,我还以为你的倚仗是什么。”



一男声兀然插出,下方平台突然多出一前一后两个人影。前面的也是个白发的帅哥,走的是嘲讽路线,长了张嘲讽帅脸。后面的是李家小姐,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啥,并没往这边看。



“虽然你在李家的族谱上除了名,但也别忘了,李四群,你可是姓李!”那男子语气恶劣,爆出惊人的信息,吓得原圆圆差点站不稳从石笋尖掉下去。



“把这地方告诉外人可是犯了规矩啊,哥、哥?”



原圆圆睁大了眼,揉了揉,又揉了揉,难以言喻的酸涩先任何情绪一步充斥了她。



难怪说世界上的三大错觉是“手机振动,我能反杀,他喜欢我。”



mmp。




——

不能七天一更的周更不是有良心的作者。

我入坑杀戮天使,补番推了码字两天,我爱扎克,他是我新晋男神,为了他我要重开手绘练习1551


[画我同人]镇魂歌6

蜡炬6

原圆圆回到他的小窝。

能解四群蛊的东西一定是稀罕玩意,瞅老板娘费心费力的裹那红绸就知道。

梨子姐的自信莫过于四群恢复后的实力,以前蛊对渊的影响尚可以理解为一出苦肉计,可战前,明摆着故意去送人头的渊怎么会放着蛊不解呢?说不定李忘珠也是因为猜到这才没再到处点那害人东西。

原圆圆一阵牙疼。然而这花咋用她都不知道啊!

梨子姐不好再问,能求助的就剩下似乎无所不知的肥猫,跟仍能碰到道士那边情报的袁英离。

相比满肚子坏水的袁英离,原圆圆犹豫两秒就开始疯狂滴滴肥猫的胖企鹅。

这俩人最近都忙的不能行,袁英离那边死活不肯说为什么,《妖记》上不显,但估摸也是法宁又有什么危险动作。肥猫倒是不掩饰,前几天群里刷屏得瑟,也不知道是啥骚操作,这个叛变坑了一族的货居然还能当族长,这两天安静下来应该是忙的没空戳手机了。

【干啥?】

肥猫还真在,连个表情包都没跟上,看样子是真挺忙的。原圆圆不敢直接发图,举着花费劲的描述半天,什么红花绿杆,长的好看有五六片叶子……这么一说,这品相好像挺符合“一朵花”的描述。

神特么……这么神奇的花咋就这么大众脸呢!

肥猫听了一会儿,发了串省略号代表他的一言难尽,干脆发了几张照片,照的是几张发黄的羊皮卷。

【自己找啊,我忙去了。】

大家的家底轻易不外扬,肥猫这种问也不问直接原本奉上的态度让原圆圆感动了一把。当即决定下回肥猫再来小鱼干管饱。

吉祥不愧是底蕴深厚的老派了,那朵花居然还真就在页子里头,名起的简明易懂,就叫【蛊王花】,传闻是从蛊王的脑壳里开出来的,蛊王吃叶被下蛊的吃花,能解与此蛊王有关连的所有蛊,但也特意重点画了“传闻”俩字。

该不会是梨子姐先把四群砍死,等长了花再秽土转生……

原圆圆眼皮猛跳,觉得这事儿不靠谱。她瞅了几遍卷上竖写的小纂确定无误,才抱着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想法按着上头写的冲水把花嚼嚼咽了。

她给小英发了个短信,说是有两张快过期的电影票,半小时后约她一块出门,免得一会儿万一中毒没人报警。

她静静的在沙发上坐着,盯着表往前走,既没有一股热流打丹田上涌,也没有满身清凉精神一振。

就这样?没了???

原圆圆怀疑那花大概是过了期。

满腹牢骚没人敢问,她只好拿着钱包叹口气下楼,买瓶肥宅快乐水顺气。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最近碰到的小妖怪似乎变少了。

原圆圆灌了一喉咙气泡,挑着眼朝李家方向看去——只能看见层层叠叠的广告牌再加办公楼闪闪发亮的窗户。

原圆圆有段时间没往那边去了,李家家主最后那笑邪性,她总觉得另有深意,往那边走怪瘆得慌的……

原圆圆回想起来李忘珠,觉得这老头儿就算突然诈尸她都不稀奇,红沙井都这么神奇,指不定他家里还有个红沙塔,红沙河,红沙坡啥的呢。

这时候门突然砰砰砰几声响。

“圆圆姐!我妈做了好吃的你要尝尝么!”

原圆圆吓的反射性蹦到窗口,喘了两声辨出来是隔壁熊孩子小英,这才惊魂未定的跑去开门。

“敲这么大声差点给我吓死!不淑女点以后找不着男朋友你知道么?”

小英撇撇嘴一脸傲慢的鄙视:“现在早就不兴淑女啦,再说,我可是被称为班花的女人啊!”

成,成吧,班花的女人,海贼王的男人……

小英正是抽条的年纪,身高长的嗖嗖的,脸也张开了,婴儿肥越来越少,看着也撑的住声小美人胚子。不熊的时候勉强可以靠脸骗骗老实人。

小英端的是盘烤知了,春末夏出正是知了出土的日子,估计是邻居家又一块儿大半夜去哪片树林子里捉了,不然这一大盘得多贵啊!

原圆圆戳起来一个扔嘴里嚼吧嚼吧,刚出土的知了其实叫蛹更恰当,翅膀没抻出来,就像没毛没翅膀的大胖蛾子,炒了吃贼香。

真希望几秋能把四群的位置爆一爆啊……

原圆圆眯着眼又戳了一只蛹。

——
港真伏笔这种东西埋也麻烦填也麻烦,突然好佩服小雪,这都第六章了感觉要讲的要铺的要塑造的没一个合心,兼顾不出来,想拉的新配角小红毛出场两章愣是没塑出来个形象,甚至连名字都没有[……]
我还是想把重心放在后面的一七传上,然而前面我还有三个章程想搞,就算没人问也忍不住透剧。
蜡炬——李家
没想好名1——鬼城
没想好名2——道士
一七传——近乎所有的坑。

擅自给老板娘私了个人设,瞬间萌上17x老板娘,然而人设我先不说hh。各种私设会越来越多,一七传我想写一个众人的“过去”和“成长”,能写出来感觉算我输

[画我同人]镇魂歌5

蜡炬5

原圆圆在把自己摔在床上瘫了半天,莫名有些惆怅。

唐诗这丫头长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不精细,风风火火的,他也不想想万一这是啥py现场,人家把她给灭口了可咋整……

原圆圆长叹短叹着拿出手机,扒拉这几回的《妖记》试图找点四群的线索。

法宁最近依然浪的飞起,作为一个两派簇拥还被官方认证的头头,乍一眼看跟乡下刘安跑城里发家致富的大老板小舅子差不多,两个时期的样宛如阴谋喜剧片,集齐了土豪和撞脸两大诉求。

大概是她终于退场的原因,不必每天担忧这个担忧那个,妖记也就在佛系中变成闲余生活的调味剂了。

只要不威胁性命,不就是周围有人上漫画露脸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还能要个签名啥的。

这种心态下原圆圆甚至能把《妖记》当作本八卦杂志看,就看法宁怎么啪啪啪一路打脸,拍着桌子在评论区给帅哥打call,惬意的像一条大海中的咸鱼。

她慢慢悠悠没报啥希望,直到翻到最后几页,时间正好跨了天,新更出的一章才让她精神一振找着了希望。

封面是一个蛹,中间微微鼓起,像有东西要破壳而出。

【不知从何而来的黯淡红光圈出巨大石笋的轮廓,分明是顶很高的开阔空间,却没来由让人感受到了“拥挤”跟“压抑”】

【谈妥了么?】

【他们高兴还来不及。】

【那之前那个家伙……】

【他们没察觉到,到时候把那家推出去就好。】

原圆圆彻底扔了瞌睡,放大手机屏来回调滤镜瞅。

提到石笋她能想到的也就只有高中地理那两句喀斯特地貌,可那玩意儿不是还应该有钟乳石么?拔地而起是什么玩意?造反独立?

原圆圆满脑子跑火车,抽屉里翻出来的陈年笔记本一会就记满灵魂造物,几个箭头斜斜的戳向法宁,她想了想,又在旁边画了个简笔蛾子,圈了个圈。

现在她需要点情报。


原圆圆回到酒馆时梨子姐正在烫酒,本来就仨人的后厨就剩下她一个,原圆圆突然有点心酸。

“梨子姐,后厨不再招俩人打打下手么?”

“人多了怪闹腾,这不是你请假我才自己多干点么,等我把四群揪回来,你再假期一到,活儿松松的。”

原圆圆不太能理解梨子姐为啥这么乐观。

“不是、你咋就一点儿不着急呢,我觉得几秋之前提那个什么……双生蛊?听着还挺悬的啊……”

“那个啊,应该已经解了。”梨子姐道。

“???”!!!

梨子姐放下酒神色略带得意“我让四群给渊送了朵花,能解蛊的花。”

原圆圆眼睛逐渐张大。

“四群再回来的时候,道士那边的小动作就……”

“碰!”后厨门突然大开,吓得原圆圆差点把手里一满坛的酒摔到自个儿脚上。

“梨子姐!有客人指名要你去前面!”

“好嘞!”梨子姐端上酒摆出职业微笑瞬间入戏,“一会儿你要走,记得把门带上。”

“好……”


——————
码字真特娘的难哦

[画我同人]镇魂歌4

如果这篇我能写到200章以上,那绝逼是水出来的。想插点暗线好难,感觉我插成明线了都

蜡炬4

小红毛安静下来的时候头上多了两个包,一左一右,脑门愣是从圆形给撑成了个圆角方形,现在正一脸老实巴交的跟小圆脸把听着的消息删删补补汇报上去。

本来吧,原圆圆不想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但单身如她活了二十多岁了,连自个儿跟自个儿配合对都能让人来一句“你凭啥啊?”,这生活是得有多没盼头。

明明她除了丧了点,懒了点,宅了点,咸鱼了点……长的也是很上的了台面的的好么!原圆圆在心里猛锤了两下桌子板。

低着头装孙子的俩小妖怪自认为偷摸的瞟了她一眼,被她脸上越发冰冷的表情吓得险些挤出男子汉的泪花。大概是觉得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俩小妖怪交换了一下眼神,滚瓜烂熟一翻求饶刚想吐出来,就被原圆圆眼疾手快捂住嘴堵了回去。

其实刚才原圆圆也没存心吓他俩,她就是注意力转移到了别的地方而已。

门外有人。

“我看到他们……屋里……”
“……不会错的……”

原圆圆支棱起耳朵想听清楚那群人到底在说点啥,结果他家门就跟被攻城木砸了一样,夸差一声被锤成了两半。携着难闻气味的妖气涌进来,电灯挣扎着闪了两下就短路了。

原圆圆仔细想了想,觉得那味道有点像腐烂的肉,腥臭。

黑暗中妖怪变红的眼睛亮的像小夜灯,冷不丁一看还挺渗人的。

“先杀掉那三个小妖怪。”率先冲进来的狼头妖怪环视一圈就定下了目标,“东西谁拿到就算谁的!”

原来是要杀人啊!原圆圆恍然大悟。
原来是要杀人的啊!!卧!槽!

她这是又惹到谁了啊?啊?

原圆圆往前站两步把俩小妖怪挡在后头,目测一下对面的战力,挫的掉渣。可她怕的不是这个……她怕的是几秋又跑回来盯上她压榨!

“是谁派你们来的?”原圆圆内心苦逼,语气都弱了几分。

对面的妖怪似乎是以为她怕了,还好死不死咧嘴露出一口大牙,一手长指甲并拢碰了碰,发出类似金属摩擦的声音。“谁让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呢?”

“你说的是……”“后面有人!”原圆圆的声音被盖了下去。

明面上,战局似乎瞬间就反转了过来,狼头妖怪刚转身就被一双鹿角顶着肚子撞入原圆圆身后的墙里,抽搐两下就不动弹了。

“我们家臭小子给你添麻烦了。”那头足有两米高的鹿渡了两步,停到正好不会对原圆圆产生身高压迫感的地闷声闷气的说。

——

明天是周末,唐诗放纵自己跟学生一块开了几盘黑,心满意足的被男生们带的升了个段位。她揉揉肩扭扭脖子,打算趁着精神把这周小测的卷子批了。

她起身去拿窗台上的包,顺手拉开窗帘想打开窗户通通气,然后在目光凝聚在某个点时笑容渐渐消失。

她瞪大了眼瞅着一群妖怪从荒了预留那见亮了灯的小二层里远去,心中莫名升起了点期望,抓着外套踩着拖鞋就蹬蹬蹬下楼,脚下诡术一运,三两步就刹在敞开的门前。

“老板!”

屋里谁都没有。

关于画我细节

又刷一遍我发现好多原来没发现的细节,比如啥啥啥啥啥啥的
我一定要列出来寻找扒点
实时更新

1四群180

2原圆圆觉得活着就是幸福,死了就是不幸福

3 [啊  小英一下子把自己埋进了靠背里,如果我要是很厉害,那就好了。”
是啊,如果我要是很厉害,那就好了。
坐在一边的原圆圆,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也响起了这个声音。
也许我变得很厉害.....现在这么多的人,就都不会死了。]

4原圆圆的手机铃是犬夜叉的《死魂》

5血玉妖军成员

郎康:所属军队不详,原型不详。杀人如麻,性格较暴躁。中将
入画:“画仙”, 是古画成妖,血玉妖军中出名的妖怪将领之一,是三营七队的妖怪,面容姣好,是上将,死亡的时间明确。一七顶头上司,很随性
无恙:吉祥雨小时候崇拜的对象。中将
清清:有个性。中将(52章)
良书平:有个性。中将(52章写平书,我估摸是小雪记错了,书平好听,于是我决定用书平)

6高灵和圆圆一个小区(59章)

7大势力分为:人族,妖族,鬼族,灵族(73章将鬼族划分到灵族的区域里,因为想不到灵族是个啥,所有我默认是三大势力喽)

8妖怪胜利的战役条约
[协议一, 人类每年会交一部分的贡品给族族,同时妖族不得擅自攻击人类。
协议二,人类方将退出之前侵占的妖族领地,妖族不得擅自闯进人类的领地。
协议三,妖族方需处死一七。]

9妖族和人族都同意了这个协议,概十年的时间。十年后人类赢了,签订
[妖族不得大规模的在普通人族面前出现]

10人类获胜这场战争的前几年血玉妖军全灭

11[ 一七留下来的每张战场图上,画家对他都是浓墨重彩的来描画,有时候全画中最亮的那个点就是他,满张黑灰
      只有他是红色。
      有时候他在里面看起来蛮奇怪的...不过不可否认,他最亮眼,大部分的人第一眼就能看到他。
      其中有一幅画,那是一张一七的画像,画师没有提自己的名字,反而在画的空白处写了一段话。
      那段画吉祥雨看了之后,才真正的觉得一七这个人是个神人。
      那个画师大概是一七的好朋友,那算是一个小随笔性质的故事。他在给一七画像的时候,忽然间有些好奇的问,
      你为什么每次都要浓妆艳抹啊?
      因为每次上战场,都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次了。’”一七当时想了想,  是这么回答画家的,画家把这句话写在了画的空白部分。]
(怀疑画师是入画)

12最近的一场战争是清末民初

13后厨老橱柜上有块发黑的血迹

14《妖记》第三刊然娘被害,起先被读者以为是科普类的事例。死亡姿势不对。

15一七女声唱小调的时候就连当时的角都没他唱的好听,他就是靠这一把好嗓子穿着红衣混进道士里的

16四群在瓷瓶上用朱砂画梅花

17渊娘死在梅花树下,雪天

18唐诗的学校叫实验中学,唐诗是高中生

19一七有理由恨指挥团的人,指挥团只剩鱼伍了(72章)

20鱼伍和外部有接应才逃出来,到了s城,离百妖之首很近

21鱼伍说的是“血玉妖军是妖族的罪人”

22法宁在三清被毁后寄宿在青山寺

23c城花家负责清理尸体

24c城最大的世家是李家和铁家,李家和铁家有长子

25除了间谍营,别的血玉妖军撑过了第二次大战

26郝家,c城新生世家

27南。激进派,老蛇。鬼魂转鬼修,颜易,死的早

28小百妖之王是玉妖

29流传的血玉妖军名字有七十二个

30虽然学校是实验中学,但是唐诗是高中生(??)

31圆圆以前可能当过老师?(91章)(但我觉得更像少打了主语“的老师”)

32法宁擅长桃木剑和天命推测

33法宁比圆圆大两岁

34四群对渊匕首上的血没反应

35李家有军队,叫李家军(100)

36李家大小姐叫英婴

37一七老乱捡人(101)

38能处置军人的只有审判庭(意思大概是百妖之王不能越权?)

39肥猫猜测[能处死军人的只有审判庭,谁会因为他们不服管教而杀死他们呢?换句话来说,谁有那个权利呢?

所以我思考了一-晚......想出了一个方法。

如果是我,我非但不会处死间谍营的这些人,反而会把他们捧得高高的,提高军衔,然后让他们去做最危险的任务,九死一生的任务,这样他们一失败,就会死翘翘,干净利落。
我再来提示你一下,我这个是纯上位者的想法,这个“不服管教”很有意思,为什么会不服管教呢?当然是因为渊死了啊!既然因为渊死,  间谍营就不服管教,证明平时渊还是很受爱戴的。]

40[那些被称作“大妖怪”的妖怪,已经可以拥有保护其他小妖怪的实力,只有在被称作大妖怪之后,才会有小妖怪过去投奔他们,请求他们的保护。]

41[你呢?你家里的小妖怪不给你上贡吗?听说世家都有这个规矩吧。”旁力的那个女妖怪问,我看你挺厉害的应该在你家里地位挺高吧。
“我?”梨子姐笑了,  我又不是正经大小姐,人家给我上什么贡。世家上贡都是按照正经的家谱来排的。
我们家的那位大小姐,今年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呢。”梨子姐又笑了下,转身走了出去,“看看今年,我门家能闹出什么热闹来吧。]
【梨子姐是李家未记名小姐!】

42黑衣人是马家家主

43黑衣人送烟枪的时候只敲门放了盒子,没见着人

44妖记评论区id“水色沙漠”的疑似高灵

45圆圆在幻形和听力跟敏感
圆圆/妖怪可以用气味区分人类(70章)

46圆圆看人超准

47马家是新生世家,位于仙人山,老牌世家铁家也在那里

48有人在圆圆遭百妖之王暗杀时期围了仙人山,马家家主的位置是“监管人”,自称两头不讨好

49百妖之王的配置是头套+红锈色圆花,花边缘参差不齐像刀割的伤口

50荧蓝色城市保护罩的提出者是一七

51鱼伍似乎是被逼加入百妖之王的

52李家过年的贺礼里有多拿了就散来热的红花,玉饰,一瓶酒等

53c城城主在渊当童子军的时候当过四年渊的小队长,后渊被血玉妖军招收

54城主言,如果时光倒流100年,近乎全部妖怪都会给渊上贡

55高灵的画手id叫“羔灵”

56秋英先是嫁给了李忘珠,然后李忘珠给了她钱,找了两个人帮她[她现在过的很好,我给她找了个好出路,让她后半生衣食无忧,让她不用再跟着你东奔西走]。


我突然有点想猜梨子姐=秋英,以下瞎逼逼

往上看第41条,加上“四群是她弟弟”的前提
梨子本身也像是个假名
【李家是c城用一个世家的位置留下的】,c城留下李家应该是在一七死后了,李家世家名单上没有秋英就很正常,四群可能是梨子姐从李家要过来才除名的。
后期红衣女时圆圆疑惑过“梨子姐和四群似乎不归老板娘管”
梨子姐说“不是正经的小姐”,李忘珠已经有女儿了,正经小姐自然就是李英婴,但夫人也未必不能称一声小姐,毕竟李家家主是“欺骗感情”,“找了两个人帮她”,而不是让她再嫁
李忘珠说“给她钱,出路”,可能也是41条女妖怪觉得梨子姐能拿到贡品的原因
梨子姐是一七迷妹
虽然漫画里屡次出现,但渊本人没有和梨子姐同框过

【我是真的觉得这个等式可能性很大!!!!】

李忘珠,秋英,一七是平辈。介于先前马家家主说这一代没人能给圆圆造成威胁,李忘珠原先估计不是战斗人员(?)

57原圆圆认为[无论一个人因为什么而去伪装……他都有一种原罪](这个想法感觉有点像一七的,所以一七本身对间谍的事的态度……?)(127)

58李忘珠对一七评价高到欣赏[即使我一直厌恶你,我也不觉得你会变](127)

59秋英使一七愿意保护妖怪或者只是c城?
[是他们哭着求我回来的
——呵,真是个好弟弟]

60一七不知道四群会变傻,李忘珠的意思好像也不是他下的手,推测是那个蛊的问题

61一七也是个随性的人[你一直都是那个最听天由命的]

62李忘珠叫李英婴,雨妹。(所以她到底叫啥???)

63肥猫在中国最南部,袁英离在中原,圆圆在中国北部偏东

64多数老派妖怪对一七的评价都是负面的
[从来只为自己考虑,一点不顾全大局,跟以前一样

  “哎呀,他名声就没怎么好过。梨子姐搬了一坛子酒过来,  “现在反倒算是他名声最好的时候....最起码我看因为妖记的关系,不少小妖怪对他的印象倒是变好了,至于老妖怪吗,反正也都是那样了,估计印象也改变不了。”](141)

65M城盗了玉骨哨

66mnul城原本是c城从属城,一七死后投诚百妖之王,封锁消息

67马家家主觉得一七前做事情会考虑很多东西
[有用的东西,没用的东西,  琐碎的东西,  在我看来完全没有必要的东西.....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全部都想到,有时候我看着你就觉得你活得很累。](173)

68四群是二战的大将,一七在血玉妖军时四群还是小妖怪

69一战之后的内乱=“红沙井战争”,

70一七和四群并称两朵军花

71一七的家族落败了

72四群是西北蛊教第四个窑的蛊王

73四群不是本名,名字由来见72条

74蓝家,新兴家族。猜测是负责酿酒的那个家族,族长很能喝,渊也很能喝

75西北现在没有大将,只有一个文职兔子被临时从中将提拔到上将

76妖怪去西北百鬼夜行的船上有七层居室,圆圆在六层东,左数第二个。床头有铃铛,有独立的女妖怪服侍

77西北百鬼夜行妖怪领头及少数几个高层是百妖之王的人,老头颈仰慕一七,不看好小百妖之王。貌似是水妖

78一七当年将人类战线吓退两个城市

79百鬼夜行中的蛾子叫刑德

80某些百鬼夜行开始前的准备会有钟声,

81妖怪人类代表似乎是要互换成员名单

82人类在西北前有邀请渊的意象

83西北战线上妖怪失去一道防线时,选择百鬼夜行,最后一次是血玉妖军的百鬼夜行,一七的最后一场战役

84西北谈判时c城流言散播,一周内多次百鬼夜行

85南春酒楼是西北审判庭[十九世纪末,人类和妖怪共同建立的酒楼]
(清末年间……论这个酒楼是指审判庭还是南春酒楼的改造)

86一七和人类打的那战是一战无误(181)
(原本我还觉得不一定是第一次……_(:_」∠)_)

87血玉妖诀的东西很多都像一七后加的(184)

88《清拂尘》一本道士杂志(190)

89西北战线返程时,圆圆获得一波小弟,包括鱼伍(190)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这群小弟跟死了一样从不出场)

90[渊。身高180cm,体重60kg,喜欢的食物是肉,可乐和煮好的方便面,讨厌花椰菜。
擅长的妖术是所有诡术,备注,格外讨厌推算天命]

91圆圆是保安队十三队队长,光杆司令

92有一个比较棘手的任务没人能做(192)

93[那些妖纹一点点的闪烁着,  先是从额头,开始显露出来了一小片,之后慢慢的蔓延到眼角,最后汇聚起来,  眼看着就要变成一片..]
(这是法宁问渊提现一下大妖怪气势的时候灯脸上的妖纹,究竟是刻意改变了还是啥,说好了从眼尾勾到眉尾的两道呢???)

94实验中学二十班三十人都是妖怪

95[第二次战争中诡术妖死亡人数火过多](99)
(怀疑是间谍营哦……要么就是一七的一批下属)

96几秋说法宁学的自残道决是一个故人要带给他的

97《妖记》中第一次出现手写的“一七”两字是第二百章(所以肥猫在妖记真人版上映的时候大概是凭这个字迹去对比的签名)

98圆圆视力1.0xxxxx

99道士的书上停战协议第三条是[正确的处置在战争中造成屠杀的妖怪门]

100高灵加的灵力高的人类群改名《二又二分之一次元》

101

[画我同人]镇魂歌3

其实我是想码一系列来着emmm上回码长篇都是小学了,这篇其实勉强算得上首发(???)蜡炬是第一节,就我先前的打算的话至少要码五节,剧情关联大概会特别松散,只是为了填小雪的各种伏笔和坑。蜡炬主要港四群和李家,还会带一下道家啥的给下一节做个铺垫……大概。大纲只有一句话,剩下的靠瞎扯,现编现发,我真的是用爱在发电!
码的水的一批我觉得离码完这节还有八百年,镇魂歌可能是有生之年系列了(。)

还是透一下大概思路,有个心理准备。原圆圆渊的马不会掉,原圆圆=渊=然娘=一七,渊不会和法宁重逢但圆圆会。会码一七的时代,码一七时代的时候可能换文风。结局应该大概可能是he???

——————

蜡炬3

夜市的霓虹灯没有半点审美的栓在一起,比坏了八百年没人修的路灯还顶事,旁边羊肉串摊子的肉香拌着没被风扇绞走的烟四面八方的飘。原圆圆肚子有点饿。 

两个小妖怪坐她旁边还没缓过来劲儿,脊梁骨绷的跟见总统似的,直到那个眉清目秀的小道士叫完了面,才突然回神,扑通两声跪了下去。 

“道长饶命啊!小的打会走路开始就扶老奶奶过马路,帮邻居大婶修灯泡掏下水道,没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 

“是啊是啊,小的上有七十岁老母,下有这个傻逼要养活,道长这一身浩然正气模样,相比绝不是嗜杀之辈,留下我等狗命就当为国家做奉献……” 

“你说谁傻逼!” 

“除了你还有谁?” 

原圆圆虚着眼把脚下不知道谁扔的烟头往旁边踢了踢,接过来店家递的热面条喝了口汤。这俩二货真是丢了妖怪的脸,好歹她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人家道士小哥就算有啥目的……她也不怕跑不了啊! 

抱着这种咸鱼心态,原圆圆心满意足的净了盘。 

道士小哥也是有耐心,安抚了那俩二货又等原圆圆吃完才出声,可以说是很有绅士风度了。 

“你们为什么会被太明师叔……呃……”小哥欲言又止半天,“我是说……如果缺钱的话,xx街应该有不少招聘,还不行的话xx巷里头还有个接黑活的,这年头谁的钱都不好挣……” 

不,我不是,我没有!! 

“……他们就是说了点人家坏话被听见了,别的啥也没,信我兄弟。真的!”原圆圆听见这话简直要哭了,她也没想到这老头这么小心眼,因为句地图炮就能追她两条街啊。 

你说说,这什么事儿啊,她这穿的好吃的好,最近还涨了工资,生活美滋滋,谁还闲的没事去当不良市民啊。还太明……咋不叫太亮呢? 

小哥倒是看起来很震惊,但是转眼就又给他压下去了,“怎么会?太明师叔一向为人宽厚……”话说一半他又拧紧了眉头,嘟囔几句神色变了又变,整个人显得一惊一乍的,跟精神分裂似的。 

“不行!”他猛一拍桌,把酱油瓶拍的直打转,“我得马上回去看看!” 

“……慢走啊您诶。”原圆圆一巴掌快掐起来的小妖怪,给他俩拍的直想往地上亲,想想自个儿身上没带一个子的情形,舔着脸又添了一句,“记得结账哈,我没拿钱……” 

只见小哥信誓旦旦的从兜里掏出了一包x风卫生纸……后,把身上的兜摸了个遍,然后整个以人肉眼可见的速度僵直了起来,像极了原圆圆最近喜欢用的那个面色铁青的咸鱼表情包,“我似乎、好像、也……没拿钱……” 

最后是红毛圆脸付的钱,几个人分别的时候背影都凄苦极了。 

“那是我俩的买烟的钱!”小圆脸悲愤欲绝。 
“你闭嘴!”红毛给了他一脑崩子。 

原圆圆走在前面只觉得头疼。虫窖的事她是一定要问的,直接把这俩二货丢这儿她也不放心,这衰运万一碰上那个小心眼老头子跑都跑不了……可她又觉得再偏僻的公共场合都不保险,家里和旅馆是不用考虑了,剩下的…… 

原圆圆方向一转。她搁市中心还有个房产不是,先前自个儿进入前都没人,现在也……没那么快易主……吧? 

两个小妖怪其实还算是会看人眼色,一路上吵吵嚷嚷也知道跟紧了原圆圆,绝口不谈先前被偷听了话的事,直到目的地近在眼前才渐渐住口。 

“这个是那位……的房子吧?”圆脸语气复杂,瞅着原圆圆从犄角旮旯摸出备用钥匙,直接就杵门口不动了。 

“你居然、我来了这么多次都没发现这儿有备用钥匙!!”红毛语调一下就高了,“你、你跟渊大人是什么关系!” 

原圆圆走进屋看了一圈,除去屋子里她刚来就有的配置外,她自己添的小东西被搬了个七七八八,相比过去简直是眼前豁然敞亮,遭了不知道几窝贼。 

好歹床还在。她这么安慰了一下自己,心情略有好转,侧侧身躲过了小红毛的偷袭,这才悠悠然抬头四十五度望天,做了个明媚又忧伤的姿势。 

“你说渊啊,其实我是他女朋友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