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意而为_朔

笔力差劲至极

[斑柱]斑中心向群第二次r18联文/第三棒

我尽力了,人生中第一次和谐。现学现卖我都百度了,跟理想还是差了十几斤的重量(。)
下一棒 @章鱼小丸子

https://shimo.im/Ctl1WhorUQMQd2Gx

《纪念暴走da事件》“社会很残酷,希望各位不要继承这份残酷”

louis:

今天bilibili全部下架了。
荆轲刺秦王。
我等皆是黑暗中的刺客,虽千万人吾往矣。


千梓:



荆轲刺秦王-《暴走大事件》
之前在Q空间看见有人说因为暴走大事件报道了 yu,zhang书院 的事情,暴走大事件36期被删除了,大型网络平台全部下架第一二三四五季所有暴走大事件,看到的时候当时只是转了一下,并没有想太多,刚才玩b站的时候顺便看了一下,果真没有看见36期,其他平台比如爱曲艺,优酷没去看,估计也差不多。
一瞬间感觉好奇和恐慌,于是接别人的百度盘衔接看了一下36期,给我的感觉是:遗言。
同样幽默的开场,“我才是王尼玛”,没有弹幕我也笑了一下,往常一样,调侃了网上的几个小事情,开始回忆录。里面有我们小时候的动漫主角,四驱兄弟送快递动不动来个漂移,小智成了上班族,天天打工养活宝可梦们,鸣人忙于上班只有深夜才在在熟睡的儿子脸上开一个玩笑,这些有着曾经美好的影子却很现实很残酷的画面让人越来越不安,最后是暴漫员工们的回忆录,五年,张全蛋,pino,木子……很多很多走走出出,还有熟悉的画,会让人,泪点低的我开始有些朦胧。
感觉是交代完了遗言,进入了正轨, yu,zhang书院 ,中国第二个电竞杨y信,人类屠宰场,恶魔之地,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也不想多说,这里大部分人都知道。或者去b站暴走da事件第三十五期下方找衔接,我这里也有别人发的资源,找我要就是。
王尼玛最后的求尼玛老公抱和往常不一样,没有开场白,一进去就是“时间有限,只念一篇。”时间有限,我明白,大事件要出事了。
而且已经出事了。
有人说,大事件以后会停更了。
王尼玛倒下了,倒在了权利倒在了黑暗下。
最后的那几句话,“我不可能永远都在这里给你解答啊!要反抗啊!动动脑子!反抗啊!”
反抗,王尼玛做到了,他知道这次的暴走大事件出来就一定会被黑暗封杀,大事件可能永远停在这个三十六。
视而不见,继续送来愉悦的大事件;站出来说话,指明新闻联播后面中国的黑暗。这是选择题,选择哪个对于王尼玛对于暴走大事件都是死路。
背叛大事件原则苟活,还是遵守大事件本心站出来说话,王尼玛选择了后者。
也许他再也没法为我们解答问题,送上速报了。
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也不知道荆轲刺秦王下一句是什么,也不知道王尼玛到底长什么样子。
或许就像是网友们说的,穿山甲什么也没说,荆轲刺秦王下一句是两条毛腿肩上扛,王尼玛就是吴x祖。
但是我希望不是,我希望这些问题的答案以后才会揭晓。
中国各行各业现在这么多人,我现在比较佩服的有雷军,真真正正为了客户着想;本兮,在曾经面对排山倒海的负面言论面前她依然不为所动的唱着,去世的前一个月还为我们留下了最美的声音;水木清扬,游戏主播中的清流,没有让粉丝投币献花,没有说自己最牛逼,他扯着最寻常的犊子,用自己的方式给我们讲述着做人的道理;王尼玛,敢于报道社会的黑暗面,敢于反抗。
光明之下,黑暗随行。中国越来越好,黑暗面也还在滋生。王尼玛想要对抗黑暗面,他倒下了,黑暗面现在依旧是强大,还有些不可战胜,他们还有帮凶,那些父母,那些水军,那些权贵,都是黑暗的爪牙。
但是未来是我们的,是我们80 90 00后的,现在的我们太过渺小,太过无力,还不谈反抗。
但是,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是永远不会缺席。
希望到我们带领中国前进的时候,能够反抗消除这些黑暗;就算我们没办法消灭黑暗,但是也不要成为黑暗的帮凶,黑暗的温床,不要让我们的孩子感受这份黑暗。
yu,zhang书院现在还是太强大,但是力量终究会消散;杨永信现在还在电击疗法,但是终究会绳之以法。
社会是披着文明的外衣的残酷野兽。
谁敢揭露他,谁敢反对他,谁就会被吞噬。
希望到我们的时候,能够打倒这头野兽。
不要继承这份残酷。
“愿被世界温柔以待。”


【斑鼬】记一个乱七八糟没头没尾的短篇

码不出想要的感觉,回头看一眼跟预想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就这样吧
――――――

鼬不喜欢受制于人的感觉。当然,没人喜欢这种被看透到核心的感觉,尤其是他本身并不具备反抗能接时候。即使那人什么都没做。

本能近乎是无时无刻不在催促鼬赶快远离那个危险源,但现在他能做的只有强装镇定,尽可能掩饰退缩的欲望。

或许是察觉到他的视线,那个名为宇智波斑的男人漫不经心的转过头。他们视线有一瞬间的相交,随即迅速被鼬垂下眼睑回避。

“不用这么紧张,”鼬听见那人低笑了一声,“我不会把你怎么样。”

鼬手上的动作顿了片刻,又利索的将整理出的封印卷轴打成几小捆。

“……你在策划什么?”几天下来的观察,直白的的问话似乎比弯弯绕绕更合他心。或许是在不知名的地方被看中,或者他自己就是那人计划中的一环,总之......鼬指尖不自觉拧紧了绳子分叉的末节,试图通过率先挑起话题掌握主权。

显然,斑有同他流传凶名相契的、宇智波血液里代代相传的自负。

“月之眼,你知道的。”他显然不介意后辈明目张胆的试探,甚至主动给了这个讨他喜的机灵后辈一点继续深入的提示,“晓只是一环弃子。”

只需要一个开头。

鼬皱紧了眉头,随即就联想到了佩恩的那双轮回眼,一个词被他从老旧记忆中翻了出来。轮回天生。他呼吸一滞下了定论。“你真是个疯子。”

斑对此不置可否。他似乎被窗口的小动物起了兴趣,视线从鼬身上挪开,定在了刚停在窗口梳理的乌鸦身上。这令鼬心下一惊,暗中挑动了袖中苦无。

斑自然是注意到了这个小动作,屋内张弓拔弩的气氛没影响到他一丝一毫。屋外时不时从远处传来的几声鸟鸣拉长了腔,把屋里气氛衬的诡秘。

“我要是你,就不会这么做。”斑突然开口,随之凝滞到令鼬险些窒息的空气重新流动起来。鼬知道他指的不会是自己现在对他近乎毫无威胁的举动。

“可惜你不会是我,我也不会是你。”鼬听见自己这么回复,莫名生出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细究下去,或许是同情?鼬晃晃头打断了自己的思绪。怎么可能?

然后他推回苦无,把留给佐助的东西一股脑打包给了他的忍猫。

两条乱序的时间在鼬如愿死在佐助手下时结束。

在数月后的四战战场,斑感知秽土术士瓦解的一瞬,他仰头看向某方,一声嗤笑淹没在劣质躯壳崩毁的簌簌声里。

斑中心群第一次柱斑接龙1(套原著abo向)

作为接龙第一棒有点紧张我先逼逼两句......大概第一棒很正经的原著向,隐晦提了一下马达拉的处境,因为之前有过abo梗的设想就情不自禁往那儿歪了emmm。语c过来的,写手这边萌新,我的意思是,我文风神奇的很
——————————

白色闪电破开了上空辗转云层,撕裂了磅礴雨幕,将这新辟峡谷深处照出胜于白昼的光亮。峡谷之中,斑目光紧锁对面故友,喘息着快速调节体能的同时,还无意识紧了紧手中武器的手柄。大概是因为唯有这两把相伴已久的武器,才能给他带来些安慰了吧。

除去为了发动伊邪那美留下的不多查克拉,现在的他,近乎是把所有的底牌都抽尽了。疲乏肢体也再撑不起那些需要庞大消耗的忍术再次发动,他已接近衰竭。而他也有自信,现在不远处的柱间处境也比他好不到哪儿去——他们走到现在,终于离那个往下个踢石头都听不见回声的悬崖边,都只剩一步之遥了。

都说人一生总有那么几个默契的人,很巧,对于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来说,他们正好互相能看的上眼,默契程度也是情同手足。但也不得不说,这世界还真是够会玩造化弄人这一套的,不幸的事,他们两个运气不佳,正好被命运作弄到,渐行渐远然后走向绝路。

斑掐止了自己蔓延出去的思绪,将注意转回战场,万分不屑的对着他想讽刺的一切嗤笑一声。然后他高傲的仰了仰头,同柱间隔着愈厚的雨幕遥遥对视了一眼,就像并不遥远的过去,不需发一言,他们身影同时消失在了原处,又在不过眨眼间的时间狠狠碰撞在一起。交叉刃具摩擦出的刺耳碎响刚来了个头,还没来得及拉长了磨人耳膜就在闪电后迟来雷鸣中黯然消散。

只一击,他交托了余力。

斑咬紧了后槽牙,死撑着不露出他因那不适宜体质而产生的多余疲态,鞋底舀水深深浅浅淌了几步才稳住了步子。他以胜利者的骄傲姿态回头,眼里翻滚的尽是柱间看不明白的某种情绪。

最后站着的人,是我。

斑很想大笑,某种雀跃的情绪正如潮水般上涌将他空壳样的躯体填充,让他高兴的甚至快要流泪——即使他最后还是因为会牵扯到伤口,只是嘴角上勾挑出个他惯有的不羁的弧度。

他知道这战的胜利代表什么,究竟有多大的意义。
那些明里暗里的轻视和怀疑,全该扼死在那帮目光短浅、气量狭小蠢货的喉咙里了。

“这次,你问不出口了么?”

【火影】七代目的地位拯救计划

*其实就是忽然想到的甜饼,速记一下x

【一】
漩涡鸣人在经历了大风大浪后,本以为自己最大的敌人只剩下那些山高的公文,但今天,他突然觉得自己作为一家之主的地位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二】
事情是这样的。某个从小就压他一头一副臭屁样子快奔三都没褪干净大老男人了还留着中长发遮一半脸装深沉八百年不回村的他的万年对头加挚友的人,回来了。

【三】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十分钟不到,他只分神了十分钟不到!他家的混小子和他的宝贝闺女就都被拐了!!!

“师父!下周的校庆你会来么?!!”这是恨不得长出耳朵尾巴绕着佐助转圈圈的漩涡*佐助迷弟*博人。

“干什么啊博人!这是我的爸爸啊!”这是宇智波*踹开博人小能手*成功守护领地*莎拉娜。

【四】
可恶——
鸣人从牙缝里把他的不甘拖着长调挤出来。

明明我也是很工作了很久很辛苦很负责的三好男人啊!为了这次校庆还把所有私房钱都用来买贿赂卡卡西老师的秋刀鱼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爸爸每次上台表演不是很无聊就是很丢人啊。”漩涡家的天使,向日葵,一脸担忧的用她软绵绵的小手拍拍跪地散发怨念的爸爸肩膀,完成了一血。

【五】
七代目受到了打击,七代目嚷嚷要奋起,七代目发誓推翻佐助军阀。于是七代目一捋袖子,在稀稀拉拉的掌声中向着朝阳出发了!

目标一――学会一件可以在校庆上表演的技能!

【六】
事实证明,求学一向是个艰苦的事。

再不知道多少次失败后,鸣人给自己打了打气,敲响好友那扇颇有野性(尿骚)气味的门。

“牙,把赤丸借给我吧我说!”

......

............

堂堂七代目被狗追了两条街的人生历程怎么想都不是件值得炫耀的事。

【七】
气喘吁吁目送牙带着赤丸离开的背影消失在街角,鸣人一肘撑树把全身的重量压上去,垂着一头金毛沉思了一会儿,把所有能求助的人滤了一遍,发现剩下的人只剩......

七代目开始对自己从小到大做过的种种的恶行反思。

【八】
鸣人聚精会神的盯着面前那扇门上细小的纹路,抬手,放手,抬手,放手,抬手,放手......

然后门开了。门后面是那张他最大的竞争对手的脸。

【九】
但是好学的七代目最后还是不耻下问的做了佐助的学生。——《七代目回忆访谈》

【十】
宇智波的操手里剑之术鸣人仗着体力强盛练了整整四天,终于克服了胡萝卜手指的生理性困难,勉强学会了其中一招。

虽然准头不高就对了。

【十一】
校庆如期进行。扫一眼台底下,几十双眼虽然也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过这种时候果然还是会突然紧张啊我说。

鸣人拿着手里剑的手有点抖,心里颤巍巍祈祷了一下天上地下保证自己的准头。
抬手,扔。

【十二】
手里剑飞速旋转着割开观众头顶上方的空气,在宽敞的场地里划出个肆意的弧形,稳稳嵌入树后的把子。

【十三】
被宝贝闺女扑了满怀,往后踉跄了两步,鸣人才后知后觉的欢呼一声。搂着向日葵转了两圈。

【十四】
爸爸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爸爸了!——漩涡向日葵

——————
校庆结束,七代目的假期也就结束了,虽然还有点不舍,但鸣人还是在佐助跟鹿丸的提醒下赶回了自己的岗位。

博人看着臭老爸离开的背影撇撇嘴,慢慢悠悠晃到树后的把子旁边把嵌入把心的手里剑拔出,拆下武器上那层薄薄的电磁铁。

没有用到真是太好了。
“这不是很能干的么,白痴老爸。”

【脑坑abo世界观无papapa】革命。

总之就是一个很久之前的脑洞,码了一篇存着没公屏发,不过我还是理想码成长篇来着。鉴于实在没有毅力和笔力(☜第二个是重点)就拖到现在没动一点

大概是abo的世界观,还是老样子,a柱,o斑。幼年在平民区认识,因为都注射了不靠谱的那什么抑制剂还是啥...反正就是改变信息素那个的玩意,俩人玩一块了
柱间bulabulabula改革,然后斑听了有点心动,告诉柱间,改革是不现实的,高官难上(☜o不可能当大官)
于是他俩分开了

不打算让弟弟们出场,家族设定也可以一边呆。
设定一个o基本是作为下层人员。

之后柱当上护国大将军,一点点进谏改革。斑则是找了一大帮子o的天才准备造反攻城

设定城市是分层的,o基本在贫民窟和混乱地带,b在镇里,大多数a在皇城,皇城自建立无人敢于挑战。

斑带领一波优秀的o推倒城墙,代表皇室a的不可摧形象打破,柱间和斑开打。

设定他俩这会儿才知道对方啥属性,前期一直以为对方和自己相同
设定斑干不过柱间,设定他俩都是同属性顶尖,o必败给a

设定这是o渐渐转变出奴隶倾向后的第一次反抗,第一次o为自己的慷慨赴死,以血揭开o反抗的时代序幕。

柱间必须在日后也不断镇压o,o也将持续反抗


之前码过短我也说了,现在看看码的太空了。选个有感觉的地方
——————————————————————————————————

——即使最终那个目标再怎么相像,你我也终归不是一路人。

“你不会明白的。”

为了这个时代即将开始的一次彻头彻尾的革新,我们要付出的何其之多。

“战吧,柱间。”
为了你我的梦想。

“至死方休!”


——我等早已经做好了必死的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