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意而为_朔

八百年后说不定我也很叼呢

第八斩。保证手不蹭到都好难()
没发上去,越来越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第七斩。欠了好多天,慢慢还

第六斩,欠两张。我以后画好了再看见这破玩意肯定特有成就感

第五斩。看了一下午教程,比上一张好好多哦,水彩真神奇,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第四斩。眨眼间我就怼了个红配绿配紫,成功毁了我儿子,感觉黑历史存的差不多了,是时候临摹几张了(。)

第三斩。第一张水彩,尽力了然而根本摸不着要领

第二斩。明天尝试水彩

第一斩  先占个位,明天就不拿作业了
像素不咋地画的也丑

十分认真的摸索着指绘【。】汉堡是p的

再修边我脖子就断了👋

699-700

本来是想写长篇,补一补699-700的剧情,不过码下来又发现这种风格想码长篇,写着累看着也累,码这么多舍不得删了,修一修发上来省的以后想重码找不着

—————引—————

宇智波佐助从来没想过这趟旅途的终点会是何方。

再次离开这个与他人生已经牵扯不清的村子,撇去刚才与队友们又分别时的那点感触,佐助心里倒是没生出什么多余的想法。

只是因为有风刮过,天上的云缓缓将打下来的阴影挪走,他才突然觉得阳光有点儿晃眼。所以他敛了敛了眼,深色披风的下摆一卷,踏上了这段由他自己选择的路。

—————傻了吧唧的正文—————

不管这条所谓的赎罪之路通向哪里,途径何处,起码第一站还是十分明确的。

——他要见鼬。

火之国边境与木叶的距离以忍者的脚力来说并不算太远,不过反正也没什么破事再催他逼他,佐助就干脆把步子放缓了,三五天就能赶达的路程他足足走了小半个月,这才终于在一个热气还没升起的上午,远远看见了遮在一层层新生绿苗后的赤色鸟居。

将鼬的遗体带走的是晓与他同组的搭档。大概是因为所谓的队友情意,那个叫鬼鲛的男人将他安置在这个偏远的寺庙里,足够贴心的给了看寺的年轻和尚一笔数目可观的酬金,以保证未来数年内鼬居所的干净利落。

上次佐助来这儿时还披着黑底红云的晓袍,他停了很久,眉头皱成川字也没去跨上那条长梯。但这次,宇智波佐助却抚平了那一身戾气,以褪去了尖锐的诚恳谢过清扫大院的小和尚,径直迈向后院的墓地。

新立的墓并不多,尽管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碑上的名字甚至省略了主人了形式,但佐助依然很容易的就找到了它。或许是赶了太久的路,他趔趄了一步,才扶着铁丝木板圈成的栅栏稳住身形。

宇智波鼬。

他嚼着这名字,突然被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噎住喉咙,憋平了嘴角,让肺叶都有点缺氧。于是他呼出口气,待情绪平定才俯身,单膝跪地,稳稳的持起苦无为这坟的主人一笔一划刻上他的姓氏。

随后他起身,摆好了寺院奉的白花,什么都没留。